赌钱网站:重制苹果公司式获得成功?或者 英特尔 式失利?42 亿下注IBM,纨绔子弟

十大网赌线上网址 61 0
赌钱网站:

在大举减仓石油股、收购保险子公司之后,纨绔子弟芒格又出手了!这一次,他瞄准的是一间老牌排序机硬体巨擘——IBM。

retained巨额现金储备,芒格一买就拿住了IBM最小小股东。源自纨绔子弟的 “东风” 甚至还助推IBM公司股价刷新了历史新低。

但与此同时,摩根士丹利不少有影响力的硬体策略师却对纨绔子弟的优先选择持谨慎态度。

IBM真的值得称赞吗?另一家 “过气巨擘” 为何能得到纨绔子弟青睐?摩根士丹利又在担心什么?

一夜暴赚 6.5 万英镑

根据费舍尔巴德·Hutchison韦 4 月 6 日周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档,4 月 4 日至 4 月 6 日期间,芒格以 3.99 万英镑的总价买进IBM子公司 1113.36 万股,买进价格为 34.88 英镑/股至 36.43 英镑/股。

继而,费舍尔巴德累计认购近 1.21 亿股,相当于IBM子公司股权的 11.4%。以IBM周二 34.91 英镑的收盘价排序,这些股权商业价值约 42 万英镑。

值得称赞注意的是,尽管公布文档并未表明芒格直接参与了本次投资决策,但费舍尔巴德的大宗交易通常都由芒格触发。至此,费舍尔巴德也已成为IBM第一大小股东。

芒格的优先选择一向都能引起消费市场注目,IBM公司股价也因而在周二高开高走,最终收跌 14.75%,创 2020 年 3 月 26 日以来最小收盘涨幅,40.06 英镑的价格也刷新历史新低。

若以周二涨幅排序,费舍尔巴德所买进的IBM股权总市值一天内就升值约 6.5 万英镑至 48.5 万英镑。这也就是意味着,公布持仓后短短一天时间,芒格就赚了 6.5 万英镑。

IBM的过人之处在哪儿?

IBM另一家子公司,大家都并不陌生——主营笔记型电脑、打印机业务,戴尔、苹果公司以及曾让芒格吃过省得的 IBM 都是它的竞争对手。

尽管做的是 IT 这一行,但IBM向来走的是稳扎稳打的路子,特别是在近两三年的居家办公年代,子公司业绩是出色又平稳。

根据最新的半年报数据,IBM 2021 年同时实现销售收入 634 万英镑,增速 12%;同时实现净利 65 万英镑,大幅增加 128%。此外,子公司投资收益连续 8 个季度均远远超过了消费市场的普遍预期。

从估值水平层面上看,IBM的表现也更像一只芒格偏爱的商业价值股:在周二之前,IBM优先股的中长期市盈率仅在 8.5 倍左右,高于标准普尔 500 指数的 18.2 倍。

摩根士丹利见闻进一步引述 TipRanks 网站的策略师称,IBM作为一间成形的子公司,其交易价格明显高于内在商业价值,具有可量化的竞争优势:

利润能力强:IBM的利润能力商业价值为 746 万英镑,总资产商业价值却仅为 389 万英镑;

利润率高:IBM的利润率已从 2018 年的 18.4% 左右快速增长到 2021 年的 20.8%;

今后投资收益不容小觑:IBM的总市值和中长期投资收益之比(P/CF,同时实现率)为 6.78。

上述分析续指,IBM作为一间成形的子公司,快速发展速度不会过快,预计去年今后快速增长为较高的个位数。因而,该子公司今后最小的快速增长催化剂将是优先股增发,这可以弥补其快速增长方面的不足,有助于提高作价投资收益。

最重要的是,在过去五年中,IBM作价投资收益的快速发展速度 30.16% 已经超过了净利润的快速发展速度 21.11%。因而,如果消费市场今后保持相同的估值水平倍数,IBM的公司股价将比没有增发时快速增长更快。

此外,对于那些寻求平稳投资收益的投资者来说,IBM是相当注重小股东回报这一点可谓是正中他们的慑于。据统计,IBM近 12 个月的股息率超过 2%,增发投资利率达 19.3%,综合小股东投资利率高达 21.9%。

纨绔子弟的优先选择一定是对的?

具体来说,IBM在执行官执行官胡安·洛罗卡的带领下经营良好,公司股价便宜,还会积极向小股东返还资本——这样的子公司,因是芒格法眼并不出奇。

然而,摩根士丹利也有不少人与纨绔子弟 “背道而驰”,并不认为IBM是一间值得称赞投资的优先股。

就在费舍尔巴德公布认购前几天,摩根士丹利策略师 Erik Woodring 刚刚上调了对IBM的优先股信用评级——从 “温和” 降到 “减持”,目标价也从 34 英镑降到 31 英镑。降级的主要原因在于,随着国外疫情消退,消费市场对 PC 的市场需求将出现下滑。

“PC 和顾客硬体开支将承压,主因供应问题改善且市场需求在两年远远超过趋势的快速增长过后恢复常态。”

在上述策略师看来,去年的硬体消费市场预计去年将面临源自别列济夫冲突、通胀压力等一系列宏观因素的压力。在此背景下,各大子公司的执行官信息官很可能将软件开支错误率置于硬体之上。继而,该行预计去年去年全球整体 PC 出货量将下跌 6%。

摩根士丹利策略师 Rod Hall 同样在上周上调了IBM信用评级,由 “买进” 降到 “温和”,理由也与摩根士丹利相似,只是预期更为大胆——预计去年去年 PC 销量将下降 11%。

“摩根士丹利注意到,低端顾客的笔记型电脑市场需求已在下滑,预计去年高端顾客的市场需求将在去年年底前出现变化。”

对 PC 硬体股持谨慎立场的并不止上述两家大行。巴克莱策略师 Tim Long 也认为,“PC 消费市场即将出现调整”。

在他眼中,PC 价格上涨对市场需求构成下行风险,而疫情带来的企业市场需求改善并不足以抵消顾客和教育消费市场的疲弱,预计去年去年 PC 销量将下降 3%,明年降幅则是 5%。

与此同时,针对IBM的其中一项收入来源——印刷供应业务而言,在远程办公和校园电子文档兴起的环境下,这项业务也面临生存挑战。策略师预计去年,IBM印刷供应部门在今后三个财政年度的平均收入将下降近 3%。

《摩根士丹利日报》则更为犀利地指出,曾经优先选择了苹果公司的费舍尔巴德在此时此刻优先选择了IBM,表明出的是认同IBM业务多元化计划的态度。但IBM毕竟与苹果公司不同,不仅缺乏相应的顾客威望,也没有与子公司软硬体相关的高利润和经常性服务收入。

因而,上述媒体锐评称,芒格在苹果公司身上取得的巨大成功,很可能让纨绔子弟忽视了一个科技行业众所周知的事实——搞硬体,是很难的。